欢迎访问:手机版青青青免费观看-依人青青青在线观看-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无间之所在】作者:不详

               无间之所在
 

 字数:16277字
 
  他十三岁那年第一次和妈妈发生肉体上的关系。
 
  他的亲生父亲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年轻漂亮的妈妈带着他嫁给一个猥 琐凶狠的男人,这个人是个酒鬼。
 
  这个男人喝醉以后,最喜欢做的事情有两件:
 
  ——打他,干他的妈妈。
 
  那一天也是这样,醉醺醺的酒鬼男人一进门就对他拳打脚踢,用细细的藤条 抽他。他的身上很快便布满青紫色的血痕。
 
  就在痛苦快要不能忍受的时候,一直在一旁啜泣的妈妈,突然走到男人的面 前,迅速地脱去所有的衣服。
 
  妈妈雪白耀眼的肉体和凄怨悲哀的眼神所形成的巨大反差,在那一瞬间使他 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男人的眼中一下子就发出狼一般的光,他扔下藤条扑到妈妈身上,几乎是立 刻就把那根丑恶的肉棒插进妈妈的身体。
 
  妈妈趴在地上,把屁股翘起来,让那个男人从后面进入。
 
  他躺在地上,很清楚的看到妈妈咬紧牙关,发出哼声,脸上显露出痛哭的表 情。妈妈雪白的乳房压在身下,被挤成扁扁的形状。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妈妈盯着他的下身,表情忽然变得僵硬,顺着妈妈的目 光,他才发现自己裤裆高高鼓起,里面的东西坚硬得已经快要爆裂。
 
  那个男人很快就不行了,在喘息的时候看到他的情景,男人突然发出冷笑, 走过来把他拉到妈妈身后。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清楚的看到妈妈的雪白浑圆的屁股,在女人 两腿之间,湿漉漉的毛发掩映着大大张开的深红色洞穴口,上面挂着一溜白浊的 液体。
 
  妖艳淫乱的情景让他唇乾舌燥,呼吸急促。
 
  就在这时男人一把扯下他的裤子,少年稚嫩的阴茎,正涨大到难以置信的程 度,男人淫笑着,命令他把阳具塞到妈妈的洞里面去。
 
  母子俩都没有反抗,他顺从地扶住妈妈圆白的屁股,两人接触时从手掌下传 来滑腻柔和的触感,他能够感到妈妈在颤抖,他自己也是如此。
 
  当他插入时妈妈剧烈的抖动。他的动作很猛烈,但没有几下他就身体僵直。 
  发射时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只是强烈的感觉到妈妈洞中的潮湿和温暖。接着 他就趴到了妈妈的背上。
 
  那个男人看着这一切发出淫亵的笑声。
 
  「小鸡巴一点用都没有。」他这样说着,自己回房去睡觉。
 
  他就那样一直趴在妈妈的背上,双手从下面抄起妈妈沉甸甸的乳房,耳边传 来了妈妈凄厉的哭泣声。
 
  他想要说话,但是却一直保持沉默,感受着手心妈妈乳房的柔软。
 
  这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做爱,对象是他的亲生妈妈。
 
  和妈妈在发生那件事情以后,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他还是经常 挨打,家里也还是像往常一样死气沉沉。但是现在每次看到妈妈,他的眼光都透 过外衣一直看到女人丰满的肉体。
 
  当他看着妈妈的时候,妈妈总是避开他火热的目光。
 
  他的心情每天都处于郁闷的状态中。
 
  三月某天的晚上,他从外面回家。一推开门就听到从里屋传来男人的淫笑和 妈妈哭泣的声音,这本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是这时他突然感到极为嫉恨。 
  拿起门后的木棍,他走进妈妈的卧室。
 
  妈妈躺在床上,雪白的大腿被男人抓住,用老汉推车的姿势进入,两个人都 没有注意到他的进来。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妈妈发出极为痛苦的叫声,这叫声让他怒火沸腾。 
  他举起木棍,一声怒吼,对准男人的后脑用力的打下去,沉重的打击之后, 男人回过头来瞪着他,想要夺下他手中的木棍。
 
  这时妈妈拼命的用双腿夹住他的腰,尖叫着要他快走。可是他趁着这机会一 连几棍打在男人的头上,男人最后终于昏倒在地。
 
  他扔下棍子,扑到了妈妈的身边。

   妈妈呆呆的望着他好一会儿,突然抱住他哭泣,丰满的乳房在他的胸膛上摩 擦。
 
  这时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冲动,他站起来把妈妈压在身下,用嘴去亲吻妈妈的 嘴,妈妈挣扎着把头扭开,他的嘴唇就在妈妈的耳朵、腮、脖子上面蹭。 
  然后妈妈突然把头扭回来,吻在他的嘴唇上。妈妈的舌尖,伸进他的口中搅 拌,他也热烈的以舌头回应,动作很快由生疏变得熟练。他飞快的脱去了自己的 外衣,同时手掌覆盖上了妈妈隆起的阴阜,手掌立刻感觉到一片湿腻。
 
  他低头想要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妈妈的肉洞里去,触眼所及满是暗淡的红色, 从妈妈的洞里鲜血还在不断渗出。
 
  他惊惶的抬起头来看着妈妈的脸,但是妈妈除了脸颊比平时显得苍白之外, 并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地方。
 
  「不要管,是女人的月事。」妈妈说着,用双腿勾住他的屁股,使劲向前一 带,他的阴茎一下被套住,妈妈的脸上浮起混合着痛苦和愉悦的神情。
 
  「痛不痛?」他忍不住问。
 
  妈妈的脸上闪烁着妖艳的光泽,「动吧!」妈妈说。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做着机械的运动。
 
  这一次他持续的时间比上一次长得多,第一次完了以后又来了两次,但是还 是一直维持着最初的姿势。两个人身上都是湿淋淋的,从妈妈花洞里涌出的血水 和淫水混合着顺着他的大腿流下来,流到地上。
 
  当他终于放开妈妈的大腿时,虽然疲倦但却感到非常愉快,这时他终于想起 了躺在地上的男人。他伸手去拉那个人,可是他一动不动,他把手放在男人鼻子 下面,才发觉他早就停止了呼吸。
 
  他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
 
  那个男人的尸体一天后很快被装殓埋葬。
 
  他和妈妈对外宣称是他是暴病身亡,街坊邻居虽然觉得有些突然,但没有人 怀疑。
 
  也没有人来吊唁,这男人并没有亲属,人人都讨厌他。
 
  把男人埋葬后的那个晚上,他和妈妈坐在客厅里。
 
  「从今天起就好了。」他说,看着母亲的眼神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欲火。 
  妈妈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进了浴室,二十分锺后她走出来时,身上一丝不 挂,刚刚沐浴过的白皙肉体,同时混合了圣洁和淫乱。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们还是母子。」
 
  说完这句话妈妈就紧紧的抱住了他,美丽的大眼睛湿得要滴出水来。
 
  「是最后一次吗?那我就拼命的做吧!」
 
  他贪婪的揉捏着妈妈饱满的乳房,看着雪白柔软的乳房在五指挤压下变形, 坚硬的褐色乳头从指缝中伸出来。他用的力量非常大,妈妈痛得呻吟,但是没有 阻止他的意思,反而默默的伸手脱去他的裤子。
 
  这一次他是站着插入,十四岁的他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和妈妈个子差不多 高,在体位上两个人很协调。
 
  用这样的姿势交合,他只是轻轻的摆动屁股,就能产生明显的效果,妈妈第 一次在他的抽动下发出了呻吟,声音不大,但是效果比最强烈的春药都强。 
  很快他感到妈妈洞里一阵阵强烈的收缩,然后一股滚烫的热流浇在他的蘑菇 头上,他也控制不住的发射。这时妈妈晕红着脸,身体酥软的靠在他的身上,空 气里弥漫着从女人下体流出来的液体的芳香。
 
  他吃力的把身体柔软如绵的妈妈抱起来放到茶几上,自己把头放到妈妈两腿 之间去看那个他出生的地方,一股浓烈的骚味扑鼻而来。在还在颤抖的雪白大腿 内侧,他第一次清楚的看到了神秘的花园,浓密的毛发又多又长,从小腹一直延 伸到后庭的菊门,深深的臀沟也布满了细而亮的黑毛。
 
  他用手指拨开那一丛丛被打湿而粘在一起的杂草,看到紫褐色的肥厚肉唇耷 拉着,他开玩笑似的向两边拉开这肉唇,随即惊讶的看到里面粉红色的嫩肉,被 滋润得亮晶晶的,那种淫糜的美感使他心摇神荡。
 
  他本能的用嘴唇去舔这显现出妖异魔力的肉壁,舌头在嫩肉上刮过的时候, 妈妈的身体剧烈的颤动。
 
  他顺着这一条红色的山谷向上扫荡,意外的在顶端看到一颗像小指头般的肉 芽,他用舌头轻轻的碰了一下肉芽的顶端,感觉妈妈的身体大力的动了一下。他 用舌头裹住这粒肉芽吸进自己的嘴里,用牙齿咬住根部猛力的吸吮。马上,从耳 边传来妈妈惊天动地的叫声,两条肥腴的大腿死命的夹住了他的头。
 
  两分锺后一股热乎乎的水流从妈妈泥泞不堪的花洞里急速的喷射出来,打在 他的脸上和身上。他松开牙齿,让那颗小肉芽缩回去,自己贪婪的吮吸带着腥味 的液体。
 
  妈妈瘫在茶几上,雪白的肉体枕着身下凌乱的头发,胸膛杂乱无章的起伏, 散发出无比淫乱的媚态。
 
  不久之后他想要离开,可是妈妈拉住了他:「是最后一次了。」
 
  他俯身看着妈妈的眼睛,两个人无言的对视,然后他看到大颗大颗晶莹的泪 水顺着妈妈雪白的脸颊流到茶几上。
 
  他又一次进入妈妈。
 
  那一天他射了六次,完事后妈妈两天没有下床。
 
  第三天他出门去了,中午回来的时候看到妈妈已经做好了饭等着他。
 
  「你回来了,儿子。」妈妈特别的强调「儿子」这两个字。
 
  他站在门口沉默了一会:「是的,我回来了,妈妈。」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年,他和妈妈一直保持着正常的母子关系,两个人谁也 不提以前的事情,就好像母子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这一年里妈妈还是老样子,脸上还是很少有笑容。
 
  但是他变了,他的身体开始发育,一年时间长高了七厘米,现在的他看上去 已经彷佛是又高又壮的男子汉。
 
  变的并不仅仅是这些,他的生活也有本质的变化。
 
  他国中读完以后就没有再上学,在街上混,结识了一帮朋友,他们靠偷窃、 勒索、收保护费谋生,弄到钱后就去过花天酒地的生活。
 
  在他们这个小团夥里,他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不但因为他长得壮实,也因为 他打架从来都是在拼命,附近的人都知道他的外号——「赌命仔」。
 
  他的妈妈也知道了一些他的情况,但是她并没有说他。母子俩人除了一天中 那几次不可避免的碰面,平时都互相躲着对方。
 
  五月一天的下午,天气很闷热,他从外面回家。
 
  就在这天中午的时候,他向附近的另一个团夥提出在当天晚上单挑,以解决 他们之间一些争端。这些人都是职业歹徒,他不知道晚上出门以后,还能不能活 着回来见到妈妈。
 
  那天下午他坐在自己的卧室里,看着窗外夕阳渐渐落下。在太阳就要下山的 时候他猛地站了起来,脱去身上仅存的裤衩以后,走出房间去找妈妈。
 
  妈妈正在厨房为他准备晚饭,天气很热,妈妈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 透过细纱能够看到妈妈的乳罩背带和白腴的后背。看着妈妈的背影,他全身猛烈 的颤抖,然后就扑上去抱住了妈妈。
 
  妈妈以他所没有估计到的程度挣扎,流理台上切好的菜都被打落在地上,混 乱中妈妈抓起菜刀砍他,他不闪不避,菜刀在就要劈到他脸上的时候歪了一下, 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伤口,鲜血涌了出来。
 
  妈妈看到鲜血发出惊呼,趁着她分神的时候他把她压在了流理台上。
 
  「我是你妈妈,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情?」
 
  「我不要你做我妈妈。」
 
  「可是我确实是你妈妈呀!」
 
  「我死了你就不是了,今天晚上我就会死。」
 
  妈妈惊讶的看着他,一下子停止了挣扎。
 
  「是今天晚上吗?」
 
  「嗯!」他说:「死了倒好。」
 
  说完这句话他就一把扯开了妈妈身上那件薄薄的衬衫,又扒下了妈妈短裙下 的内裤,魂牵梦萦的雪白肉体再一次展现在他的面前。他像不相信似的伸出手去 抚摸,还是那么柔软,发出浓烈的肉香,被他抚摸到的地方变得火烫,妈妈的眼 神迷离。
 
  他的喉结上下移动,吞咽下一口口的口水,突然发出一声兽吼,然后没有任 何前戏就进入,可是妈妈的花瓣已经绽开,溢出了大量的蜜汁。
 
  开始的时候他抽插很猛烈,两具身体撞击时,发出清脆的「啪啪」的响声, 但是不久以后他就放慢了速度,非常缓慢但却是有节奏的挺进。
 
  妈妈随着他的节奏而摆动身躯,浑圆的屁股在流理台上扭动,口里发出甜美 的哼哼声。
 
  夕阳的馀光从窗外照进来,柔和的金光落在妈妈的身上和脸上,这一瞬间他 感到了强烈的美的震撼。
 
  在妈妈的体内发射后,他拿来药品,让妈妈坐在流理台上为他包扎手臂的伤 口,这时候他看着那圆鼓鼓的大乳房在自己眼睛下面晃动,紫色的乳头和乳晕很 大。他突然抓住一个乳房,把乳头放到自己口里含住吮吸,同时又抚摸另一只乳 房。
 
  妈妈问他:「是不是还想要?」
 
  「还想要,每天都想要,想要一辈子。」他说。
 
  妈妈为他包扎好了,他用全身力气把妈妈抱在怀里,妈妈也抱住他。
 
  他能够感到肩膀上有温暖的水珠滑落,可是当他们的身体分开时,他却看到 妈妈脸上露出笑容。
 
  他回到房里穿好衣服,又走回厨房,妈妈还坐在那里,夕阳已经不见,窗外 一片漆黑。
 
  他拿起那把菜刀放在怀里,出门前他转过头对妈妈说:
 
  「如果我没有死的话,我就要你一辈子做我的女人。」
 
  那一天晚上他没有死。
 
  他一个人对对方六、七个人,每一个人的年纪都比他大,比他会打架。 
  他挨了七刀,其中有一刀从脖子旁边划过去,差一点儿就割断了颈部的大动 脉,但是就好像冥冥中有神在保佑他一样,他奇迹般的没有死。
 
  这一次战争的结果是对方的七个人全部挂彩,其中有三个人成了终身残废, 他却只是在医院里躺了两天。
 
  其实医生是建议他还多住几天院的,可是他迫不及待的想回家。
 
  出院的那天他妈妈来接他,妈妈穿着一件天青色的无袖连身裙,化了淡妆, 穿着一双细跟的高跟鞋,让他陡然间眼前一亮。
 
  他们叫了计程车回家,在车上妈妈一直把他搂在怀里,他的头就放在妈妈的 胸前,感受着妈妈乳房的弹性。
 
  他悄悄的从座位下面把手伸进妈妈的裙子里,意外的一下子就摸到柔软温暖 的毛发——妈妈的裙子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
 
  他抬起头来看着妈妈,妈妈的脸上有美丽的红晕,可是双腿却紧紧的夹住他 的手。他就把手放在那里,也不动,体会着那温暖和紧密。幸福的感觉袭来,他 突然觉得头一阵阵发晕,于是他就这样子枕着妈妈的乳房睡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在自己的家里,妈妈在厨房里做饭,一阵风吹 过,传来了他最喜欢吃的红烧肉的香味,也传来了妈妈轻柔的歌声。
 
  他听着这歌声,突然流下泪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脱去裤子等着妈妈的到来,可是妈妈没有来。焦躁的他 走到妈妈的卧室,发现妈妈已经上了床,看到他来吃惊的看着他。
 
  「为什么不过来?」他说:「做我的女人,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和我在一 起。」
 
  妈妈凝视着他,点了点头:「但是今天晚上不行。你伤好以前,不能够做那 种事情。」
 
  他「哧」的笑了一声:「你怎么说话还是像我老妈。」
 
  「我是你的女人,也是你的妈妈。」
 
  他高兴的笑了起来,「好!」他大声的回答,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他走过去,脱去鞋子躺在妈妈的旁边,很快就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他醒来,听到耳边传来轻柔的呼吸,于是他立刻意识到妈妈躺在 自己的身边。
 
  这是他这几年来和妈妈一起在一张床上渡过一整夜,闻着鼻端传来的浓烈的 女人身体的香味,看着熟睡中妈妈安详平和的姿容,一种新奇的感觉在他心中油 然升起,他突然觉得上天对他真的不薄。
 
  然而好运还在后头,一个黑帮的大人物听说了他的勇猛,专门派人来拉他入 伙,他也欣然加入。他做事虽然已经不像以前一样不要命,但是却还是很猛,人 人都怕他。
 
  很快的,他成为台湾黑暗社会中鼎鼎有名的新锐人物。这一年,他刚满十六 岁。
 
  他现在是所在帮会刑堂的首席杀手,他对于武器的使用有惊人的天赋,然而 更重要的是他具有一种超乎年龄的冷静。这种品质在很多时候挽救了他的生命, 使他在帮派中的地位日益稳固。
 
  他在妈妈面前,也开始展现出强者的风采。
 
  半年之后的一个晚上,他在南部办了事以后回家,刚刚杀了一个人,感觉有 些疲惫,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妈妈。
 
  推开门以后他看到妈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身上穿着非常性感样式的睡袍, 看到他回来连忙帮他拿东西,放洗澡水。
 
  「和我一起洗吧!」
 
  「我已经洗了。」妈妈红着脸说。
 
  不知道为什么,做他的女人这么久,妈妈始终抗拒在他的面前裸露身体。 
  「再洗一次。」
 
  这种略带命令式的口吻是他在对手下说话时常用的,他满意的看到妈妈也和 别人一样屈服于这样的口吻之下。
 
  他坐进浴缸,看着妈妈站在那里,略带羞怯的褪去浴袍,以前很少有这么好 的机会在这么近的地方欣赏妈妈的身体,妈妈的肉体较以前更显丰满,但却没有 变形,梨状的乳房在胸前鼓起。
 
  他亢奋起来,在他的示意下,妈妈坐在他的怀里,两个人一起浸在温暖的水 中。
 
  「我是不是太胖了?」
 
  「你现在的三围是多少?」
 
  「35D,29,36。」
 
  「很正常。」
 
  「你不觉得腰有点粗,屁股也太大了?」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喜欢大屁股的女人?」
 
  「你就会哄妈妈开心。」
 
  回答这句话的是一个绵长的热吻,两个人就在浴池里面结合。
 
  不久之后的一个周末,是妈妈37岁的生日。
 
  他本来是要出去庆祝的,可是妈妈却执意要在家里度过这一次生日。
 
  晚餐不算丰盛,却做的都是他爱吃的东西。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身体叠在一 起,他把食物含在口里渡过去,两个人都觉得非常的甜蜜。
 
  吃完这顿耗时3个小时的晚餐以后,两个人又一起去浴室。
 
  在浴室里,妈妈把冲浴的莲蓬头拆下来,然后把水管递给他。
 
  「帮我洗一下屁眼里面的脏东西。」
 
  「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做这个?」
 
  「你先帮我洗吧。」
 
  妈妈伏在浴缸上,把屁股向他翘起来。他拿起了水管,把前端塞进妈妈的肛 门,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觉得妈妈的肛门很紧。
 
  塞进去一小截水管以后,他估计不会掉下来,把水龙头扭开,妈妈发出一声 闷哼。
 
  「要不要紧?痛不痛。」
 
  冷汗从妈妈的身上渗出来,但是妈妈摇头示意继续。
 
  过了一会儿妈妈喊停,他把水管抽出来,「扑」的一声,刚才灌进去的水现 在像喷泉一样射出,水已经变成黄色,带着腥臭。
 
  接着又做了一次浣肠,这一次流出来的水颜色和臭味变淡了。
 
  浣肠结束之后他和妈妈一起洗澡,然后他把妈妈抱到了卧室。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做儿子的我要好好安慰妈妈。」
 
  在床上时妈妈阻止他的爱抚:「先等一等,今天我想要你插这儿。」
 
  妈妈在用狗一样的姿势趴在床上,手指指着自己的肛门:「我想把一切都交 给你。」
 
  「你的一切早就是我的了。」
 
  「可是我的处女被别人夺去,没有留给我最心爱的男人。所以我要把后面的 处女留给他。」
 
  「……」
 
  「如果你不要的话,我会觉得你是在嫌弃我。」
 
  「我知道了。」
 
  他说完就开始用力的插入,之所以用力是因为妈妈的肛门很紧,简直插不进 去,他想要放弃,却被妈妈阻止。
 
  两个人折腾了十几分锺以后,巨大蘑菇头的前端终于进入,但是还是不能动 弹,又过了好一会儿以后他才开始尝试缓缓的抽动,妈妈也开始扭动屁股迎合。 
  「痛不痛?」
 
  「好像麻痹了。」妈妈气喘吁吁的回答,更加起劲的摇动屁股。
 
  他也觉得很痛快,那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使他激动不已,而看到妈妈伏在床上 咬紧牙关忍耐,后背出现鸡皮疙瘩的痛苦样子,更让他心中升起征服者所特有的 骄傲。
 
  当他在妈妈的直肠里发泄以后,两个人都精疲力尽的倒在床上,好像虚脱了 一样。
 
  「好累!确实和那个时候一样。」妈妈喃喃的说。
 
  「什么时候?」
 
  「第一次失去处女的时候。」
 
  他没有说话,妈妈突然压在他的身上,温暖的嘴唇贴在他的耳边:「现在我 什么都是你的了。」
 
  回答这句话的是另一次深深的插入,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极度的疲倦之中他 们交股而眠。
 
  第二天他在酣梦中被奇特而浓烈的臭味熏醒,他四处找寻臭味的来源,最后 扳开妈妈压在他身上的大腿,终于发现臭味是妈妈肛门里流出的液体发出——那 是昨天他灌进妈妈体内的精液。
 
  这时妈妈也被他的举动惊醒,当他看到妈妈做出皱着眉头嗅什么的样子时, 情不自禁的大笑。在笑声中他把妈妈抱进浴室,用温水仔细帮妈妈清洗臭味和仍 然酸痛的身体,然后自己出去扔掉了那条床单。
 
  圣诞节放假的时候,他决定带妈妈去香港玩几天。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权叔,权叔表示同意。
 
  权叔就是带着他正式进入黑社会的那个黑帮大人物,对他就像是对自己的儿 子一样。权叔在台湾香港都有很雄厚的实力。
 
  「怎么这么喜欢和妈妈在一起啊?」权叔笑着问。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
 
  收拾好行李上路时,妈妈显得很兴奋。
 
  「为什么这么高兴?」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还会有这么幸福的时候。」
 
  他笑着揽住妈妈的肩膀:「妈妈,我这一次要和你痛痛快快的玩几天。」 
  妈妈笑着点头答应。
 
  他们一下飞机,香港方面的人就已经在机场等候,这些人看到他的时候很吃 惊,因为没有想到这几年威震台北的「赌命仔」竟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少年,但 是等到他们看到他眼中的冷光,就立刻明白他并非浪得虚名。
 
  他们坐着豪华的Benz房车直接驶往希尔顿酒店,在那里已经为他预定了 昂贵的豪华套房。
 
  虽然从落地长窗就能够俯览维多利亚海港的景色,不过他们在香港的头三天 没有出过房门半步。两个人就在房里没日没夜的做爱,尝试各种各样的姿势,累 得精疲力竭却仍不肯罢休。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妈妈问。
 
  「会。但我喜欢你的淫荡。」他这样回答。
 
[ 本帖最后由 弑舞九流 于  编辑 ]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